home    login   RSS  
壶记菜馆<<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壶记彩蛋<<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 

不亦说乎<<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沧海听涛<<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四海亲朋<<

 

<<  < 2010 - >  >>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
 

 

 

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 

Apologize--One Republic
三宅一壶沉醉,冰文雪影流年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一路走来——从《雪花神剑》到《仙剑3》(罗玄篇)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一壶冰 发表于 2010-2-10 13:28:00」

其实对于本命的两位,我从来都写不出啥来,文笔太差,写什么都写不出他们的精彩之处

随便谈谈HC生涯萌过的角色们吧

1、《雪花神剑》——罗玄

罗玄算是真正萌的第一个角色,当年对其扮演者姜大卫的热情已经随着年纪的增长渐渐淡化,但是罗玄,依旧是我所欣赏的角色。

也曾执念过罗玄与小凤的故事,但或许与性格有关,反而从未想过,他们之间会真的存在未来。

爱情是什么?很多文学作品,影视作品,都有不同程度的探讨,太极一点的滑头说法——爱情本就没有固定的模式与意义。

玄凤之间,性格杯具,至少我是持这种观点。

罗玄甫一出场,仙风道骨,久居深山修行,应好友之邀,下山入红尘,追杀魔教余孽聂媚娘母女。初出场,他就是个中年男子,淡泊温和,说话有礼,也有慈悲恻隐之心,武艺高强,乍一见,确实丰神俊朗,世间难得一见的高人。

后来呢?随着剧情的发展,急转直下,偶像派的气质一夕之间幻灭到顶点,一夜欢娱之后,对聂小凤的冷面回避,将这个男人所有的优秀都打入地狱。

这一切,让罗玄承受观众的指责,骂他是毫无担当不敢面对现实的窝囊废。

如今,在我看来,聂小凤,是罗玄人生必经的一道坎。

很多电视剧里都会装神棍的说——未曾经历,何来放下。老生常谈,但却是有道理的。如果没法真切的拿起放下,人生哲学也不过只是空谈。

罗玄以为自己面对任何事,都可以淡然处之,以最平和的心态去面对,可事实上,他是把一个未曾经历过真正打击的自己,幻想的太过强大和完美。

大约是第三集,罗玄入少林寺,找好友觉生大师喝茶,其间一直飞虫飞来飞去,罗玄伸手挥去,觉生问他为何,他说,这只飞虫飞来飞去,扰得我心神不宁

觉生则谈了一通禅,大意就是你若心定,又何必在乎飞虫?

罗玄的心是不定的。他有入世的积极,担当捍卫正道的气魄,但于他而言,那些更多的是自小受的教育的所展示的必为之事,他个人的根本,并未放置其中,成为矛盾的焦点,他可以飘然入世,也可以在事情结束之后,折回白云深处继续修行。

即是说,他从未真正切身经历过。

聂小凤事件,他手足无措,善后时,又采取了不去面对当事人的态度,当信仰的平衡行事的准则被全部打破,现实的自己与理想的自己落差如此之大,他的世界会产生动摇,也是很自然的。

聂小凤的性格却不同,求不得,她便会选另一条路,逼得对方无处可躲,在观众大呼维护妇女权益的同时,聂小凤并非单纯的被侮辱和被损害的,事件的双方,甚至还包括陈天像与双胞胎女儿,也是处于折磨与打击之下的——好比说,夫妻双方闹离婚,你说孩子和最亲近的亲戚,能不受到影响打击么?

聂小凤刚上哀牢山,隐藏起母亲留下的七巧梭,若是单纯的留念就算了,可她对武功的处处留心,拿七巧梭练武,恰恰表明她心中的复仇之念只是被隐匿而已;泉边对小兔子的亲近,也只是做给远处来观察她的万天成看的。她的单纯,也只是相对的,罗玄的不负责,只是引爆她复仇之念的导火索而已。

母仇不共戴天,聂小凤当然有权利去报仇,但当年在中原群豪面前力保留她一命的罗玄,则有责任不让她报仇,罗玄不许她离开哀牢山,并非怕丑闻被人得知,而是不能让聂小凤走入江湖。万天成上山后,质问罗玄山中一对婴儿是否是他与聂小凤所生,罗玄没有犹豫,便承认了,以他与万的交情,以弟子陈天象对他的忠诚,要编个谎言拉天象来顶包,轻而易举,何况此刻万天成还有自己的判断力,并没有被聂小凤弱女子的外表完全蒙蔽,与罗玄那么多年的朋友,他相信好友的为人。

因此,我觉得罗玄其人,并不是一般人所感觉的那般——所谓的虚伪。

他未曾经历过,何来放下,何来真正的淡然?哀牢山的数年,一个聂小凤,一夜春风,其后接踵而至的是女儿的降生,聂小凤执意下山报仇,自己被下毒,隐匿血池十六年……往事于他,是考验,也是折磨,留在记忆中的,有怨恨有不平,有过温暖却也抵不过现实锥心的疼痛,否则他何来十六年后血池重逢的冷漠无情?情,有过,最后剩下的,更多的却是悔恨。

可是若从头来过,他又会如何做呢?该经历的还得经历,即使没有聂小凤,还有别的什么人什么事,成为他人生的一道坎。

聂小凤的激烈,罗玄的淡泊,原本是南辕北辙的,却相互吸引,但互补这种东西的存在,本身应当在基本原则上没有大是大非的分歧,否则,若强行一起相处,只有一方屈从一方(例如哀牢山最初几年的聂小凤),相爱容易相处难,流星在天空交汇,那一刻让旁观者觉得苍穹灿烂,但于流星本身,却是一种毁灭,原本就是两个方向的存在,那一刻之后,也终要奔着两个方向继续前行,最后消失在浩瀚的天际,再也望不到彼此。

罗玄在大义上没有什么过错,在个人小节上,留下了无法消去的墨点,聂小凤是他人生,也是他事业上重重的一笔,他本欲以道教化,但死搬教条,治标不治本,滋生情孽,道不能渡她,情亦然。

最后的最后,彩虹之下,罗玄和女儿,远走江湖,悬壶济世,从此,他就只是一个平凡的医生,继续看世间的生老病死,以这样的契机,再入红尘,或许是一番新的心境了吧。


 
 
Re:一路走来——从《雪花神剑》到《仙剑3》(罗玄篇)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桃子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0-2-10 21:08:00

桃子(游客)从来没有觉得罗虚伪,在我来说,他只是不懂得如何去对待,所以采取了一种类似鸵鸟的消极躲避的方式来进行自我保护,但是实际结果是导致了对事件另一个当事人的伤害。。这是毋庸置疑的。。。当然你要说小凤咎由自取也无不可。。。默。。。我还是喜欢厉姑姑更多阿T T
以下为一壶冰的回复:
并非是说小凤是咎由自取,而是觉得她走上那条路,罗玄有原因,但她自己也有责任,并非说她是纯无辜的为罗玄或者江湖所逼
罗玄的处事态度,实际上就是他不懂,没有拿起,更没有放下的体现
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,曾经一味同情聂小凤,如今也觉得有些事,是她个性中必然性所致的成分更多啊

「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 
 
Re:一路走来——从《雪花神剑》到《仙剑3》(罗玄篇)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桃孜发表评论于2010-2-10 21:20:00

桃孜我不是说她不需要负责任,本来感情就是双方的责任,从来没有说一方全对一方全错。他们的悲剧就是性格悲剧,因为极端所以会吸引彼此会相爱,但是也因此无法好好共处,价值观的不融合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。
所以执念的小凤和逃避的罗玄……也许从遇到就是一个悲剧-v-
以下为一壶冰的回复:
远目,个人依然觉得罗玄把自己想得太完美……

 
 
Re:一路走来——从《雪花神剑》到《仙剑3》(罗玄篇)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lxh333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0-2-10 21:46:00

lxh333(游客)咋说呢,其实我一直都并不是很喜欢聂小凤,同情有之……很多事情都是她(或者双方多方原因)造成的,但片子拍到最后敢情只有她一个受害者一样,好像她爹、罗玄和两个女儿还有天下人都对不起她似的……然而实际上她对这些人的伤害同样很深。单一个陈天相,她就很对不住了。
罗玄除了禁锢怀孕的聂小凤这件事做得过分了点,其他貌似没啥好指摘的。也有可能因为我看雪花神剑的年代实在太久远了,记不得了。

 
 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